主頁 > 國際 > 美團來打車、滴滴點外賣,但燒錢補貼戰卻沒有打起來
2018年07月16日

美團來打車、滴滴點外賣,但燒錢補貼戰卻沒有打起來




 去年末,美團和滴滴展開跨界廝殺,前者首先發難上線打車業務,后者依樣畫葫蘆推出外賣。苦無補貼久矣的用戶無不豎起大拇指,這兩家獨角獸財大氣粗燒起錢來從不眨眼,預想用不了多長時間,消失很久的各種紅包、折扣又要塞滿手機。

  可惜,還不到一年時間,兩個小巨頭的跨界競爭就進入了僵持階段,大家苦等的補貼只覆蓋為數不多的幾個城市。截至目前,美團打車只是上線了上海和南京兩個城市,滴滴外賣也只是在無錫、南京、泰州、成都運營。

  幾個月前還像死敵一樣小巨頭為何如此默契?曾萬試萬靈的燒錢補貼真的要退出歷史舞臺了嗎?

  燒錢補貼為啥不靈了?

  中國特有的燒錢模式是全球創新中獨特一景,而美團和滴滴則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在團購、外賣、出行這個賽道上,憑借燒錢的效率,美團和滴滴一路狂奔熬死了不少對手,其中不乏背靠BAT有錢、有流量的重量級選手。

  去年,美團和滴滴爆發跨界競爭時,大家眼中的未來景象是兩個小巨頭席卷全國的瘋狂撒錢。幾個月過去了,結果多少讓人有些失望。

  去年末美團一出手就把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廈門、成都、福州和溫州等列為第一批擴張城市的名單。然而,只是在上海和南京推出打車業務之后,美團就停滯了發展步伐。近日,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慧文接受《中國企業家》采訪時,明確表示“美團打車近期肯定不去其他城市了。”

  原本計劃在2018年底之前開百座城市,將外賣業務覆蓋全國的滴滴外賣,也迎來大調整。據內部消息,滴滴外賣“年底開百城”計劃被擱淺,開城數量降至了九城。

  從有關報道來看,美團和滴滴的跨界競爭放緩原因并不是打不起補貼戰。去年10月,美團剛完成新一輪40億美元的融資,滴滴也在12月完成一輪超40億美元的股權融資。在沒有大的并購,且核心業務造血穩定的情況下,兩個小巨頭開啟幾個季度的全面消耗戰還是沒什么問題(如果值得的話)。

  所以說,雙方不是不燒錢,而是發現燒錢不靈了。

  用美團王慧文的話說“跟獎勵(補貼)相比,美團目前更注重的或許是產品體驗的打磨,以及內部業務的協同。”至于美團打車何時重新加速,王慧文并沒有回應。

  另一邊,滴滴外賣的節奏放緩,也不是因為補貼流血過多,而是前期積累不夠,造成外賣服務不佳。從上線以來,滴滴外賣一直受“品牌商戶不足”、“服務體系不善”、“騎手交通違章”等問題困擾。緩一緩擴張節奏,恐怕也是為了“打磨”產品體驗。




 去年末,美團和滴滴展開跨界廝殺,前者首先發難上線打車業務,后者依樣畫葫蘆推出外賣。苦無補貼久矣的用戶無不豎起大拇指,這兩家獨角獸財大氣粗燒起錢來從不眨眼,預想用不了多長時間,消失很久的各種紅包、折扣又要塞滿手機。

  可惜,還不到一年時間,兩個小巨頭的跨界競爭就進入了僵持階段,大家苦等的補貼只覆蓋為數不多的幾個城市。截至目前,美團打車只是上線了上海和南京兩個城市,滴滴外賣也只是在無錫、南京、泰州、成都運營。

  幾個月前還像死敵一樣小巨頭為何如此默契?曾萬試萬靈的燒錢補貼真的要退出歷史舞臺了嗎?

  燒錢補貼為啥不靈了?

  中國特有的燒錢模式是全球創新中獨特一景,而美團和滴滴則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在團購、外賣、出行這個賽道上,憑借燒錢的效率,美團和滴滴一路狂奔熬死了不少對手,其中不乏背靠BAT有錢、有流量的重量級選手。

  去年,美團和滴滴爆發跨界競爭時,大家眼中的未來景象是兩個小巨頭席卷全國的瘋狂撒錢。幾個月過去了,結果多少讓人有些失望。

  去年末美團一出手就把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廈門、成都、福州和溫州等列為第一批擴張城市的名單。然而,只是在上海和南京推出打車業務之后,美團就停滯了發展步伐。近日,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慧文接受《中國企業家》采訪時,明確表示“美團打車近期肯定不去其他城市了。”

  原本計劃在2018年底之前開百座城市,將外賣業務覆蓋全國的滴滴外賣,也迎來大調整。據內部消息,滴滴外賣“年底開百城”計劃被擱淺,開城數量降至了九城。

  從有關報道來看,美團和滴滴的跨界競爭放緩原因并不是打不起補貼戰。去年10月,美團剛完成新一輪40億美元的融資,滴滴也在12月完成一輪超40億美元的股權融資。在沒有大的并購,且核心業務造血穩定的情況下,兩個小巨頭開啟幾個季度的全面消耗戰還是沒什么問題(如果值得的話)。

  所以說,雙方不是不燒錢,而是發現燒錢不靈了。

  用美團王慧文的話說“跟獎勵(補貼)相比,美團目前更注重的或許是產品體驗的打磨,以及內部業務的協同。”至于美團打車何時重新加速,王慧文并沒有回應。

  另一邊,滴滴外賣的節奏放緩,也不是因為補貼流血過多,而是前期積累不夠,造成外賣服務不佳。從上線以來,滴滴外賣一直受“品牌商戶不足”、“服務體系不善”、“騎手交通違章”等問題困擾。緩一緩擴張節奏,恐怕也是為了“打磨”產品體驗。



 去年末,美團和滴滴展開跨界廝殺,前者首先發難上線打車業務,后者依樣畫葫蘆推出外賣。苦無補貼久矣的用戶無不豎起大拇指,這兩家獨角獸財大氣粗燒起錢來從不眨眼,預想用不了多長時間,消失很久的各種紅包、折扣又要塞滿手機。

  可惜,還不到一年時間,兩個小巨頭的跨界競爭就進入了僵持階段,大家苦等的補貼只覆蓋為數不多的幾個城市。截至目前,美團打車只是上線了上海和南京兩個城市,滴滴外賣也只是在無錫、南京、泰州、成都運營。

  幾個月前還像死敵一樣小巨頭為何如此默契?曾萬試萬靈的燒錢補貼真的要退出歷史舞臺了嗎?

  燒錢補貼為啥不靈了?

  中國特有的燒錢模式是全球創新中獨特一景,而美團和滴滴則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在團購、外賣、出行這個賽道上,憑借燒錢的效率,美團和滴滴一路狂奔熬死了不少對手,其中不乏背靠BAT有錢、有流量的重量級選手。

  去年,美團和滴滴爆發跨界競爭時,大家眼中的未來景象是兩個小巨頭席卷全國的瘋狂撒錢。幾個月過去了,結果多少讓人有些失望。

  去年末美團一出手就把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廈門、成都、福州和溫州等列為第一批擴張城市的名單。然而,只是在上海和南京推出打車業務之后,美團就停滯了發展步伐。近日,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慧文接受《中國企業家》采訪時,明確表示“美團打車近期肯定不去其他城市了。”

  原本計劃在2018年底之前開百座城市,將外賣業務覆蓋全國的滴滴外賣,也迎來大調整。據內部消息,滴滴外賣“年底開百城”計劃被擱淺,開城數量降至了九城。

  從有關報道來看,美團和滴滴的跨界競爭放緩原因并不是打不起補貼戰。去年10月,美團剛完成新一輪40億美元的融資,滴滴也在12月完成一輪超40億美元的股權融資。在沒有大的并購,且核心業務造血穩定的情況下,兩個小巨頭開啟幾個季度的全面消耗戰還是沒什么問題(如果值得的話)。

  所以說,雙方不是不燒錢,而是發現燒錢不靈了。

  用美團王慧文的話說“跟獎勵(補貼)相比,美團目前更注重的或許是產品體驗的打磨,以及內部業務的協同。”至于美團打車何時重新加速,王慧文并沒有回應。

  另一邊,滴滴外賣的節奏放緩,也不是因為補貼流血過多,而是前期積累不夠,造成外賣服務不佳。從上線以來,滴滴外賣一直受“品牌商戶不足”、“服務體系不善”、“騎手交通違章”等問題困擾。緩一緩擴張節奏,恐怕也是為了“打磨”產品體驗。